笔下文学 > 火影之旗木劫 > 第八十二章 木叶的审讯

10元取现真钱棋牌游戏:第八十二章 木叶的审讯


  路上,两支小队没有敢耽搁,在一日之后,他们便是得到了增援部队的保护,得到发现疑似劫的目标后,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的动作很快,被他视为木叶未来的旗木劫,在他看来,就算是将此刻木叶大半的守备力量派出去,也是值得的。
  “好了,进入木叶了。”途中,一连经过几次截杀,大多都是地下赏金组织的忍者,他们对于这种高额赏金的忍者,而且,还是在护送伤员的任务途中截杀,很感兴趣,但是,这也让他们付出了血的代价,也让他们明白了,大国忍村,不惜一切代价的时候,爆发出来的战斗力是多么恐怖。
  走进木叶的村门,一行人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提前得到消息的忍者不少,在两支小队六人平安进入村内后,街道两侧,就出现了大批的忍者。
  “唰唰”两道戴着面具的身影率先落在近前。
  “真的是劫吗?”开口说话那人戴着虎脸面具,浑身颤抖着,伸手去掀开盖在夕日真红后背的衣袍。
  看到熟悉的面罩和久违的模样,虎脸面具的忍者和虫面具的忍者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眼中的激动,此刻若非是他们还戴着面具,只怕已经是抢先将夕日真红身上背着的家伙给夺走。
  “真红前辈,他,没事吧。”虎脸面具的暗部问道。
  “没有性命之忧,不过,他体内的状况貌似不是很好。”夕日真红开口答道。
  “走吧。”两名暗部在前方开道,很快,一行人便是来到了医疗忍者部队所在的独栋大楼。
  “唰唰唰”四周,不断有着忍者赶来。
  暗部、刚刚回到村子的忍者,之前带领下忍小队的指导上忍们,还有一大批来自忍者学校的老师,当然,为首一人,赫然便是戴着火之斗篷的三代目猿飞日斩。
  “身份确认,三代火影大人,您看,是否要等他醒来之后,再施展读心之术?”屋子内,暗部的成员便足足到场近二十名,整个病房都被挤满了,站在病床边上的,便是和劫比较亲近的新之助、志微、秋道取风等人。
  “等他醒来吧。”猿飞日斩松了一口气,只要确认身份就行,查克拉可以作假,容貌也可以变化,但是,熟悉劫的志微和新之助,却不可能认不出来,他们,可是十几年的交情。
  “那个,三代火影大人,您,是不是要回避一下……”为首的暗部分队长有些忐忑,毕竟是对昔日身为暗部队长的“修罗”进行审讯,虽然这是对于消失大半年的木叶忍者的必经考验,但被场中这么多在木叶位高权重的忍者盯着,他们暗部可不好动手啊。
  “走吧。”猿飞日斩表示理解,的确,强行施展忍术入侵他人的脑域,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他在一旁看着,也极有可能会影响忍者施法。
  “三代目”突然,给劫检查身体的医疗忍者站起身来。
  “什么事?”猿飞日斩停下了脚步,回头看来。
  “劫大人的生命体征虽然一切正常,但是,查克拉的波动,貌似有些异常。”
  “说清楚点儿。”秋道取风微微皱眉,他前几年才失去了自己最好的后辈旗木朔茂,现在,他自然不能让旗木朔茂的儿子出现什么意外。
  “他体内的穴位和经脉,貌似,都被一种奇怪的力量给封锁着,这股力量很诡异,也很强大,可能,可能……”
  “可能什么?”猿飞日斩也是听出了其中的关键。
  “可能今后无法调动查克拉,施展忍术。”这名医疗忍者低着头,后背生出了冷汗,要知道,眼前躺着的这位,可是被昔日医疗忍者部队的长官,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的妻子猿飞琵琶湖,和木叶三忍之一的纲手,视为医疗忍者天才的少年,六岁,就因为独立开发了一项新的医疗忍术而晋升特别上忍,他做出这样的诊断结论,是很害怕说出口后,会被训斥的。
  “什么?”
  “这不可能。”
  最先开口的就是此刻摘了面具换了衣服的猿飞新之助和油女志微,前者更是怒视着这名说出诊断结果的医疗忍者,“混蛋,你在说什么,劫自己就是一位出色的医疗忍者,而且,他更是得到了传说三忍之中的纲手大人的指点,他怎么会……”
  “新之助。”猿飞日斩喝止了新之助。
  他叹了口气,深深地看了一眼此刻还躺在病床上的劫,“等他醒了之后再说吧。”
  “另外,暗部派出人手,加大搜寻纲手的踪迹,如果找不到的话……就把自来也叫回来,他,肯定知道纲手的下落。”
  “是。”秋道取风点头应下,现在的他,在暂时指挥暗部。前线战场的指挥权,则是移交给了另外的忍者。
  “老爸”新之助从病房里面冲出来,拦在了猿飞日斩的面前,此刻,他的双眼有些红肿,“既然劫体内的查克拉都不能调动,你还要让那些暗部的忍者对他进行忍术考验吗?这样,对他的伤害岂不是会更大?”
  “新之助,不要胡闹。”猿飞日斩双眉倒竖,此刻喝斥的语气中,已经是多了几分怒意。
  “噗通”新之助突然跪倒在猿飞日斩面前,“劫是我的挚友,也是同班的成员,我……不会看着他这样的,就算是失去了忍术,他,也是我们木叶最为出色的体术忍者。不过,我想请老爸,调集木叶现在所剩的所有医疗忍者,来为他诊治。”
  猿飞日斩绕开了新之助,带着身后的暗部走了出去,直到新之助抬起头,早已是不见猿飞日斩等人的身影了。
  “哎,你这小子,还是这么急躁,这件事情,就算是你不说,猿飞他也一定会去做吧。”秋道取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边。
  “现在我估计,他就回家去找你妈妈了。”
  “对啊,还有妈妈。”新之助猛地惊醒,立即站起身来,他朝着身后喊了一句,“志微,看着点儿那些暗部的同僚,可别让他们使坏。”说完,他就施展瞬身术离开了原地,朝着自家住所赶去。在他看来,现在村内,唯一可以尝试着为劫诊治的人,也就是他的妈妈猿飞琵琶湖了。
  “哦。”志微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扫了一眼此刻还留在屋内的四名暗部成员,“各位,我应该不用离开这里吧。”
  “不用吧。”几名暗部对视一眼,也不好将志微赶出去,毕竟,如果没有一个暗部之外的人盯着,如果出了什么事,他们面临的压力,可就太大了。
  在屋内静悄悄地等了很久,劫才缓缓醒来,实际上,从夕日真红解开忍术的时候他就应该醒来,只是,路上太过疲惫了,就算是即将离开火之国都城的那一晚,也熬到了天快亮的时候,劫沉沉地睡到了现在。
  “劫,没事吧。”志微凑到了跟前,脸上写满了激动。
  “志微,没想到还能活着看到你。”劫勉强挤出几分微笑,他伸手一摸自己的脸上,面罩还在。
  当然,从几岁开始就一直戴面罩的他,长大到现在,就算是三代火影猿飞日斩也不一定能够从他摘下面罩的模样分辨出是他,自己这两位挚友,倒是可以。
  “队长,得罪了。”暗部的那一位戴着面具的山中一族上忍走到劫面前,突然摘下了红色狐狸脸面具。
  “哦,是鬼一啊。”劫微微一笑,从对面的声音和面具也就分辨出了对方的身份。
  “那个……队长,我现在还在任务中呢,你应该叫我鬼狐。”
  “呐,开始吧,手不要抖了。”
  “是。”山中鬼一深吸了一口气,“在名传忍界的劫队长面前,还真是压力很大呀。”
  不远处,志微将眼睛边框朝上挑了挑,心中一阵埋怨,“志微这个家伙,明显是想多了,劫的人缘,明显比他自己要好太多的,就算是暗部的成员,也有很多是他昔日的部下。”
  “忍法·读心之术”山中一族的特殊忍术,也就是可以看透别人的内心,很快,他便简单地咨询了几个问题。
  “劫队长,请问你在大战之后,去了什么地方,是如何离开战场的?”
  “我有一门时空间忍术,可以定点传送,距离很远,我去到了草之国,在那里,休养了半年。”
  “半年吗?那为什么不派人通知我们木叶的忍者呢,我们可以将您接回来啊。”
  “草之国最近战乱不断,我当时还在养伤,保护我的好友并不是作战的忍者,所以,我不能给她添麻烦,而且,身为医疗忍者的我,也十分清楚自己的伤势。”
  “原来如此,那最后一个问题了,劫大人,你那一位朋友是……”
  劫抬头,无神的目光和他对视着,“之前执行草隐村护送任务时候的认识的火之国医者,三野木和漩涡绫香,但是不久之前,三野木死了,至于漩涡绫香,她现在在火之国的都城开了一家医馆,你们可以去找她求证,但我希望,不要有人去惊扰她。”
  “明白了。”
  审讯结束,屋内几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