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奉子成婚:二嫁新妻太抢手 > 第493章 合伙办公司

10元取现真钱棋牌游戏:第493章 合伙办公司

白净的包子脸咧出一个委屈的表情来,夸张又难看,他薅着我的肋侧死活就是不放手,嘴里还不停的嚎着:
  
  “你就是生气了!”
  
  我拿手指戳了戳他的额头,满是嫌恶的去推他,他岿然不动,甚至还越抱越紧;
  
  我越戳越带劲,戳出个小红印子的时候,一股子恶作剧成功的喜悦油然而生,我就这么哈哈笑了起来。
  
  陆包子这才抬起头冲我咋呼道:“诶?笑了笑了,笑了就是不生气了。”
  
  笑到肚子都在颤动,我就干脆原地一倒,窝在沙发上不动了,陆包子扑下来调戏我,我就拿脚踹了他三脚,他始终没有脾气。
  
  真好,他对我,是没脾气的。
  
  反正在哪儿都是休息,我就赶他去干事,自己则披了他的西装外套在沙发上睡了一觉,很香。
  
  我没有吹牛,第二天,我真找陆晓宏玩去了,但比较烦人的是,这妞动不动就是‘公司公司’,我感觉她快要疯了。
  
  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的时候她老人家突然就不说了,提出要带我去看她新装修好的房子。
  
  我捂着肚子惊恐的看她:“你想谋害我还没出世的孩子吗?”
  
  “禽兽,我亲侄子,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
  
  说着,她还亲热的搂了我的肚子一下,过往的妈子太太见了满是怀疑的看我们,我抚抚额,满脸无奈的说:
  
  “陆晓宏,你正常点。”
  
  她摸得正起劲,哪里肯听,还一副喜欢的样子自言自语起来,然后,我们有了回头率;
  
  我尴尬了,连忙就自个儿往前走,陆晓宏不懂,还在我后面吆喝,吓得我,真跟出柜了似的!
  
  陆晓宏装修的是个两百多平的复式,我不懂,她要这么大的房子干什么,有钱弄精装不好吗?
  
  竟然是个简装?
  
  也不全对,有几个地方是弄了精装的,稍微有点儿家的感觉,然后她一语道破天机!
  
  “那边住人,这边,弄书架隔断成办公室,前期就我俩在这边坐班,你负责网上找合作商,我复杂出去跑业务,到时候我把珠玲拉过来。”
  
  说着说着,陆晓宏仿佛很满足一样,双手合十一拍,马尾轻动,一股子少女气浑然天成;
  
  不过,看这身形、这面相、这打扮;要不是眼睛的地方长了点鱼尾纹,还真瞧不出三十多岁的年纪。
  
  哀家很欣慰!
  
  为了附和,我点点头感叹道:“嗯,是很不错!”
  
  她笑着抱了抱我,惊喜的眼睛闪着动人的光:“你的意思是你答应了对吧,那我明天请人把看好的办公室设备弄过来,公司备案注册什么的我来找关系。”
  
  “咱们先慢慢熬着咯!”
  
  “哈?我那个,不是那个意思啊!”
  
  “不管,反正你已经答应了,不准反悔!”
  
  陆晓宏说着还揉了我的肚子一把,捏着发嗲的嗓子说:“既然已经答应了,意思一下,入个股呗!”
  
  都晓宏这人我真是太了解,独占欲特别的强,之所以让我入股,恐怕只是钱不够?
  
  眼观鼻,鼻观心,我试探性的问:“要不,借你?”
  
  这回,她立场倒是坚定,微抬了下巴强硬道:“不借,你要是股东你肯定不跑还会卖力干,珠玲也跑不掉,几万都行!”
  
  晚上,洗完澡出来我就在用网上银行查我的存款,陆包子洗完出来瞟了一眼,疑惑的问:“要做投资?”
  
  我支吾了一声:“……入股。”
  
  “陆晓宏?”
  
  “嗯!”偷偷的瞄了他一眼。
  
  陆包子几乎是立马就举了反对旗,屁股往床上一坐,两个字:“不准!”
  
  陆包子打了赤膊,下身套的是一条浅色的家居裤,整个人白白净净的显得柔和,唯独就他那张脸;
  
  黑的跟煤窑里挖出来的一样,还半点不带变色的那种。
  
  虽然之前没有明确的讨论过,但,我几乎能猜想到他应该会是这个态度,所以,我略忍了忍,心却坚定着。
  
  毕竟,具体分析过,我也已经答应了陆晓宏,突然反口不是我的作风!
  
  可夫妻之间,话还是要说通的,所以,鼠标一扔,我转过身认真的对上他那张臭脸,揪了毛巾往他头上一扔:“擦啊!”
  
  毛巾搭住了他的脸,原先僵住了一样不动,听见我这么一声他才愤愤的一把扯下那毛巾,露出他执拗的包子脸来。
  
  “不准跟她搭伙干公司,不对,不准这时候去干公司。”
  
  我屁股往他身边一移,拿了毛巾轻柔的帮他擦着,沉着声问:“到底是合作人不对,还是入股这件事不对,还是时候不对?说清楚。”
  
  他殷红的唇一撅,跟个小孩似的弓着背玩起了自己的手指,半晌,闷声回答:“都是!”
  
  都是?这不禁让我有点乱想啊!
  
  我换了个面几近蹂躏的帮他擦着头发,他被搓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却半点还不反抗的样子,嗯,真可爱!
  
  擦得差不多了,我把毛巾往椅背上一扔,捏着他肉肉的脸颊问:“那你想我干嘛去啊!”
  
  他也认真的转过脸来,满脸希冀的看着我:“你养好身体过好日子就行了啊,想玩就玩,不想玩就找人打牌逛街都可以啊!”
  
  这……
  
  “那不跟个废人似的?”我不自觉的提高了音调。
  
  他很奇怪的看着我,然后努嘴道:“女人不都是想过这样的日子吗?买买买,玩玩玩,这样的!”
  
  我摊摊手,无奈的沉声道:“我不想啊!”
  
  “为什么不?”
  
  “难道,你觉得我养不起你吗?老婆,能不能对我有点儿信心?”
  
  陆包子身上紧实,腰腹部尤其,这么弓着坐的时候,没有赘肉的肚子上褶起来的就是一层层的皮,跟癞皮狗似的。
  
  我伸手戳着玩,嘴里也半点不耽误:“我对你太有信心了,但我不喜欢那样的日子,我觉得闲得不舒服。”
  
  大概是觉得有点儿痒,他一把捏住我不老实的手:“那去公司上班啊,把人事部都给你,你招人的眼光很不错的哦!”
  
  一想到韦婷我就立马摇了摇头。
  
  他撒娇似的冲我说:“我忙,要是你也忙的话,咱们不又跟之前那样了?”
  
  我铁了心想和陆晓宏干公司,所以有点口是心非的说:“那样不好吗?”
  
  “不好!”随即,他的包子脸又是一黑,四目相对,他满脸的严肃的质问:“你不爱我!”
  
  我火了,怎么什么都能往这三个字上面扯呢?
  
  就想仗着这个给我施压,让我妥协?然后成为陆晓宏过去那样子?
  
  先不说别的,就光说说陆晓宏这个人吧,她是成为了那一亮的贤内助,家务饭菜一级棒,可她快乐吗?
  
  并不吧!
  
  光靠着丈夫这一根主心骨,哪天断了的时候她活的有多痛苦大家也都看见了;
  
  我不是说陆以霆将来就会怎么样,可完全仰仗男人过活的日子我真的过不下去,我就连怀个孕都无聊透顶。
  
  无法想象,要是我真的放下一切就在家里等着陆以霆偶尔分给我的时间,那会疯掉的吧!
  
  再说了,我做工作,我可以调解时间,我也不去外面,每天晚上还是可以见面的啊,没有必要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守着他吧!
  
  妥协的关系,失衡到过分更别提什么公平了!
  
  我也学着他的样子把脸一黑,把头一偏,我沉声道:“别拿爱不爱的来做文章,你说多了,伤的是两个人的感情。”
  
  他可能知道自己过分了,又笑嘻嘻的来搂我:“我开玩笑的。”
  
  “不好笑!”
  
  “好嘛,再也不开了,原谅我嘛!”
  
  我用危险的眼神回头看了看他,见他态度虔诚,我伸手捏了捏他的包子脸:“嗯,原谅你了!”
  
  我看着他开了电影,然后我俩默契的从床尾往床头爬,躺好、拥抱、看电影;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我们为着陆晓宏的事情吵架,最后也没争出个结果来,我就擅自做了决定,给陆晓宏报了个数字。
  
  奇迹发生了,陆包子好像默认了这件事;
  
  最终,还是他妥协了!
  
  简单的办公室很快就收拾好了,果然就如陆晓宏所说,一个星期内,我和珠玲在办公室见着了,成为了同事。
  
  妹妹可以上托儿所了,珠玲就下班去接,一切都显得很顺利的样子!
  
  陆晓宏曾经的总裁夫人没有白做,人际关系还是累积了一些,一天到晚就听见她在打电话走关系料理公司的各种前期准备问题。
  
  我和珠玲也像是被激发了一样,两个人呈现出一种满是斗志的状态!
  
  其间,宝哥和陆以霆过来这边给我们提供了免费的技术服务;
  
  陆晓宏贪心,冲着陆包子就是一句:“陆总,怎么样,再给我做个系统?”
  
  他头也不抬:“行啊陆总,给你打个九折,亲情价!”
  
  “我去,面子卖不动了是吧,那行!”陆晓宏一挥手指向我:
  
  “我们家美女股东送你潜规则一下,够意思了吧!”
  
  陆包子脸色一变,拿了桌上的一包抽纸就是一下往陆晓宏身上扔了过去:“无耻吧你!”
  
  俩陆总的较量让办公室活跃了起来!
  
  不得不说的是,陆晓宏在宝哥面前简直就是女王一般的存在,倒不是陆晓宏有多嚣张,主要是宝哥看她的眼神都带光,已经不仅仅是言听计从的程度。
  
  甚至,他料事如神,往往陆晓宏只是一个眼神他就能准确无误的知道他想要表达的东西,他就会去做了。
  
  当然,这种状态下宝哥也并没有点头哈腰的逢迎,表情态度什么的都很端正;
  
  只是细心和体贴,半点谄媚都没有,这就是心疼啊!
  
  哪个女人不喜欢男人的心疼,就连我这种长期受宠的看着都心动,更别说之前受过‘虐待’的陆晓宏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到了六月,s市的天气热的人神共愤,对于我这个孕妇来说,尤其残忍!
  
  这天,我像个小学生似的背着包晃晃悠悠的到了办公室,然后照例和两位‘女神’抱怨拥挤的交通。
  
  珠玲始终安静的听着,最多不过一句‘常事啊’就了结了;
  
  但陆晓宏不同,恋爱的女人显得格外的嚣张啊,冲我就是一句:
  
  “我这儿又不是没你的位置睡,偏要回去,挺着个肚子又不能干什么,那么勤回去为了什么?你告诉我!”
  
  我开了小风扇掀开裙子背对着她们吹屁股,暗想着干脆把里面的裤子脱了算了,听见她这么一声,我不同意了;
  
  提高嗓音就冲她炫耀道:“你这种待嫁的女人哪里懂我们已婚的乐趣,不干什么,至少可以说说话啊!珠玲对吧!”
  
  珠玲和强子已经同居了,但婚期还么定下来,我这么说也有催她的意思。
  
  但珠玲面子始终比我们的要浅,听见我这么一说,脸腾得一下冒出了胭脂红,啧,再感叹一下:
  
  恋爱中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